作为一国总统,有自己的一套执政班子和智囊团队

朴槿惠为何要把讲稿给闺蜜看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6-11-26 09:44 | 作者:廖勤

  ■本报记者 廖勤

  韩国检方日前就崔顺实事件发布中间调查报告,指认总统朴槿惠涉嫌与崔顺实共谋作案,一时间又将“闺蜜门”推向高潮。韩国在野党人士24日透露,三大在野党准备与执政党新国家党联合提交弹劾总统朴槿惠的决议草案。
  “闺蜜门”源起是在崔顺实的电脑中发现朴槿惠的演讲稿且疑有修改痕迹。作为一国总统,朴槿惠无疑有自己的一套执政班子和智囊团队,她只需和团队斟酌演讲稿,可是为何要多此一举把演讲稿给并无公职在身的闺蜜过目呢?

  异乎寻常的私人信任

  能把事关国政公务的演讲稿晒给闺蜜看,无疑说明朴槿惠对崔顺实的高度信任。这种推心置腹的私人信任显然超越了公务系统中的工作信任。这份异乎寻常的信任并非无缘无故,它建立在朴槿惠个人的坎坷经历以及与崔顺实患难之际结下的40多年缘分上。
  在第一次就崔顺实事件向国民道歉时,朴槿惠曾说,“崔顺实在过去困难时期曾经帮助过我,因此而结缘”。这个困难时期指的就是1974年和1979年朴槿惠父母先后遇刺的那段人生最惨痛的岁月。
  在精神濒临崩溃之际,是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伸出援手,成为朴槿惠的精神支柱。随后,崔顺实也进入朴槿惠的生命中,尤其是崔太敏过世后,崔顺实接替其父相伴朴槿惠左右。
  朴槿惠曾在自传中称“绝望锻炼了我”,但是,“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和亲兄妹也形同陌路,无论换作谁都会孤独无助,朴槿惠也不例外。而崔顺实的适时出现无疑给朴槿惠带来极大安慰和依靠。“在不会独自购买衣服,甚至不会自己整理头发的朴总统身边,崔顺实便如同朴总统的手足。”韩国媒体报道,在2013年入主青瓦台后,朴槿惠的服饰及巡访日程等起居出行事宜也由崔顺实打理。对朴槿惠来说,崔顺实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把演讲稿给她看看,听听她对讲稿“口气和如何更好传递情感”的意见,似乎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如同硬币的两面,一面是对崔顺实的极度信任,另一面则是对外人的极度不信任。在对朴槿惠的性格解剖中,不轻易相信人也是韩国问题专家对朴槿惠的共识。不难想象,处于两极之间的朴槿惠,对外人的不信任将会转为对身边人的加倍信任。其实,这种信任不仅仅表现在把演讲稿给崔顺实过目,在2012年当选总统后,朴槿惠组建政府班子时也相当依赖崔顺实。
  “40多年来,朴槿惠对崔顺实的亲近和信赖不知不觉中让她疏忽了一国总统的职责,放松了对公权私用的警惕,也背离了为政的原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问题专家说。

  “亲信政治”的阴影

  把演讲稿给闺蜜看,听取闺蜜意见,除了朴槿惠个人因素外,背后更有韩国政治文化的逻辑演绎,那就是挥之不去的“亲信政治”阴影。
  在朴槿惠之前,栽在亲信或亲属身上的总统大有人在,以致韩国总统大多晚节不保,难逃执政末期的魔咒。
  首位民选总统金泳三在任期末年,其幕僚及次子金贤哲卷入“韩宝丑闻”,被曝收取非法政治献金;金大中在执政晚期,多名亲信被指控贪腐,三个儿子均因受贿而锒铛入狱;卢武铉执政时其亲信总统府总务秘书崔导述涉嫌收取秘密资金,此事险些导致卢武铉被弹劾。待卢武铉卸任后,其家人又被查出在卢武铉任职时受贿,结果卢武铉羞愤跳崖。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说,韩国政治生态基本以亲信圈子构建,亲信圈子可以根据地域、学历、人情分类,包括地缘、学缘、血缘。“地缘”还可进一步细分为首都圈、全罗北道、南道的“湖南圈”,还有大邱、庆尚北道、南道的区域则是朴槿惠父亲朴正熙所代表的保守派地盘。地缘讲究同乡之谊,投射到政坛也就形成政治派系;“学缘”多是同校、同级、同门等等;“血缘”则是通过婚姻关系形成的亲缘关系。这些圈子构建了韩国的各种私人关系网,不仅在政界,在社会上也普遍存在。
  “闺蜜干政还暴露了韩国顶层设计出了问题以及韩式民主的不成熟,”郑继永说,总统周围最亲近的人,比如青瓦台秘书,只需总统点个头就能敲定人选,国会只是象征性批准。这些亲信往往受到总统的庇护,行动缺乏监督和制约。此外,韩国民主固然吸收了西方民主的优点,但是并未完全消化,与本土融合,仍难脱韩国传统政治运作的痕迹。
  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所谓朴槿惠受崔顺实操纵,有点夸大其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