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徐贻聪回忆——

“卡斯特罗的一个问题把我问住了”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6-11-27 10:33 | 作者:廖勤

  1995年12月1日,北京,菲德尔·卡斯特罗参观长城。 IC图   

  本报记者 廖勤

  由于和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有着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当传来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后,我国前驻古巴大使徐贻聪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实在难以置信。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徐大使深情回忆过去与卡斯特罗交往的点滴,尽管隔着电话,但是依然能感受到老大使对这位传奇人物的深深敬意和不舍之情。

  “渡江战役的三个前线指挥部在哪里?”

  人生的第一次总会让人铭记于心。对徐大使来说,第一次与卡斯特罗见面也是毕生难忘。“那是1993年10月25日,”说起见面日期,徐大使完全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印象之深刻可见一斑。
  首次见面缘起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当时即将对古巴展开首次访问,作为中国驻古巴大使,徐贻聪希望与卡斯特罗协商一下访问事宜,以便这次访问能够顺利圆满。
  “我晚上10点钟到卡斯特罗办公室时,他就在电梯口等着我,一见到我就亲切地搂住我同他一起走进办公室,”徐贻聪回忆说,初次见面就像老朋友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客套话。卡斯特罗的亲切态度和友好表示使其初见大人物时的紧张感和局促感很快消失,谈话也随即进入自然流畅状态。
  除了谈访问事宜,那晚的谈话可谓“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我们从中国历史聊到中国革命,特别是谈中国革命,从辛亥革命一口气讲到解放战争,其中还聊起了井冈山、长征、延安、抗战。”徐大使说,两人聊得很深很细,卡斯特罗也听得很认真。
  还有一个细节令徐大使感慨至今。在谈话快要结束时,他竟然被卡斯特罗的一个问题“噎住了”。“卡斯特罗问我,你知不知道解放战争时期,渡江战役的三个前线指挥部在哪里,三位前线指挥是谁。我说,总司令,很抱歉,我没记住,我回头查查再告诉你。没想到,卡斯特罗说,你不用查了,我知道。他就一一告诉我。”
  在徐大使看来,这个“意外”给他上了一课,那就是和卡斯特罗见面之前必须认真做好“功课”,做好多方面的准备工作。而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卡斯特罗对中国历史和中国革命的熟稔程度。
  徐大使不仅对见面日期熟记于心,对见面时长也记得清清楚楚。他告诉记者,第一次见面长达近5个小时。其间,徐大使几度提出告别,但几次被卡斯特罗挽留。结果第一次会面从前一天晚上10点一直谈到第二天凌晨2点多。

  打游击时毛泽东军事思想帮了不少忙

  第一次谈话的近5小时纪录很快又被一次“彻夜”长谈打破。徐大使说,那次正逢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之前,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反复关照他不要安排其他事情,卡斯特罗想和他见面。“那次谈话从晚上8点聊到凌晨4点,回到家时天都亮了。”徐大使记得,在那次谈话中,卡斯特罗特别谈了他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认识和体会,他说自己早年革命时在山区打游击,毛泽东军事思想帮了不少忙。
  在卡斯特罗1995年首次访华时,当时徐贻聪即将卸任驻古巴大使一职,但是他推迟了卸任工作,全程陪同卡斯特罗的中国之行。他记得在卡斯特罗到访深圳时,在一次宴请上,卡斯特罗把江泽民主席就社会主义建设提出的“十二大关系”逐条逐条讲述,这让当时在座的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非常感动,感叹我们自己又有几人能做到。
  这些事情也让徐大使充分感受到卡斯特罗的博闻强记,尤其对中国了解之深之细有时令中国人自己都汗颜。徐大使还说,卡斯特罗对中国的饮食以及国情都非常感兴趣,比如卡斯特罗爱喝中国的桂花陈酒,在他访华时,中方特意为他准备了这种酒,令他非常高兴。又比如在卡斯特罗撰写的著名的《总司令的思考》一书中,就有2篇专门写中国的历史和文化。

  他把饭桌上的饭粒和菜都捡起来吃

  在徐大使眼中,卡斯特罗和蔼可亲,没有架子,对人特别客气,而且非常幽默。
  几件轶事令他至今记忆犹新。有一次,他请劳尔·卡斯特罗等古巴朋友吃肥肠,结果卡斯特罗知道后,就开玩笑说,“听说你请别人吃肥肠,怎么不请我啊”。事后,他想办法给卡斯特罗准备了一场“全猪席”作为“补偿”。后来,卡斯特罗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还说,“那次吃饭花了你不少预算,我也应该给你补偿。”几天后,卡斯特罗送来一头猪,足足有600磅重。“卡斯特罗为人特别客气,平时喜欢钓鱼,他就经常给我送鱼,有时还送来鸭子、鹌鹑。”
  还有一次和卡斯特罗吃饭,他把掉在饭桌上的饭粒和菜都捡起来吃,“作为一国领导人能这么做太不容易了”。
  虽然和中国大使私交很好,但是,卡斯特罗又非常识大体顾大局。在得知徐大使将卸任的消息时,古巴6个政府部长曾提议希望与中国方面交涉,延长徐大使的任期。但是,这个提议被卡斯特罗否定了。他说,虽然徐大使对古巴帮助很大,但是任命大使是中国内政,我们不能干涉,而且强留徐大使对他本人也未必合适。
  看似公事公办的卡斯特罗其实非常重情重义。徐大使说,在他离开古巴后,卡斯特罗曾多次专门派人到北京转达问候,他被派驻阿根廷时,卡斯特罗也托人问候。这份关心令徐大使至今都感到十分光荣和感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