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第69届文化讲坛 赵丽宏:乡土、乡亲与乡贤

 

来源: 解放网 | 2015-07-22 14:56 |

  朋友们,乡亲们,大家好!乡贤是什么?以前对这个词的认识,乡贤就是乡村中的贤达之士,他们有仁有义,当下的乡贤文化出现了多少新的意含?这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乡土和乡亲和乡贤有什么关系?我认为这是一个基础,是一个源头,如果没有乡土和乡亲,乡贤就是无本之木,就是空风楼阁,一个人如果不爱自己的故乡,便跟乡贤毫无关系,故乡是什么?故乡就是乡土和乡亲,人类最真诚的感情是对土地的感情,这种感情绝不是虚无缥缈的,他们很具体。很多年前,当日寇的铁皮践踏我们的铁皮的时候,热血沸腾,大半世纪过去了,事过情迁,今天我们读这两句诗,依然怦然心动,这是为什么,因为人们对土地的感情依旧,尽管土地的色彩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但是中国人对历史,对民族,对祖国,对自己故乡的感情,并没有变。

说到土地,就使人很自然的联想起与之关联的一切,古人说血土难离,这是发自肺腑的声音,30年前,我第一次出国访问,去了美国,在旧金山,我访问过一个老华侨,在他家客厅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一个青花瓷,他说每天就要摸一摸他,他说每天摸一摸我就很放心。看到他,我就想起故乡,想起家乡的田野,家乡的河流,想起我是一个中国人,夜里做梦时,我就会回到家乡去。我理解老人的那份恋土情节,怀揣着故乡的泥土,看到这为老华侨,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着深沉。我在美国见到的华侨,后来倾其所有,投入家乡的贡献。我想天下所有被称之为乡贤的人,都是源于这样的感情。

  最近,我在读俄罗斯女诗人的诗,他流亡在法国时,用俄罗斯的土地日思夜想,你啊我就是断了这只手臂,我的骄傲,我的祖国。这样震撼人心的诗句,表达着对祖国何等的情感,对土地的感情,就是对故乡的感情,也是对祖国的感情,这种感情,每个人也会有不同的体会。我的祖籍是崇明,我是崇明人,如果没有后来下乡的记忆,故乡对我的记忆是模糊的。我很多年前,在崇明岛上生活,面对着脚下的土地,我经常沈思默想,任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崇明岛在沧江入海口,面东海之辽阔,崇明岛的形成,来源于神州大地上的五色泥土,虽然是一片沙洲,但是却是神舟的一个缩影,就凭这一点,便为我的假想提供着奇妙的思想。我的眼前,便会出现长江曲折蜿蜒,波涛汹涌的形象,我的心里便会有一幅起伏绵延的地区,长江在地图上奔流着,哺育着土地上众多的生命,他把流沙堆积成了崇明岛。

  有时,和农民一起用锄头和铁锹翻弄着泥土时,我会突发奇想,在千千万万年前,我们的祖先会不会用这些泥土砌过房子,有时我的幻想甚至更具体,也更荒诞,我想我正在耕耘的这些泥土,会不会被屈原踩踏过,会不会陶渊明种过菊花,这些泥土,他们会不会曾经落到李白的肩头,会不会曾经漂在杜甫的脚边。荒诞的幻想,却不无可能,因为我脚下的这片土地,集合了长江沿岸无数高山平原的土和沙,这是沉淀的土地,这是历史。是历史中所有的辉煌和暗淡,都积淀在这片土地中,历史中所有人物的足迹,都熔化在这片土地中,他们的悲欢和喜怒,他们的追寻和跋涉,他们对未来的憧憬,土地、乡土,这些隐含着多少色彩和诗意的形象,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都是美好,春天金黄的油菜花,连田边地头的无名野花,也美得让人心动。在每一条河道,沟渠边,在辽阔的江畔,芦苇勃勃的生长着,那是生命辉煌而奔放的设想。芦苇干可以编各种各样的生活器皿,可以盖房子,甚至可以用来做管道,在座年轻人可能没有这样的经验,我有过。我曾经用芦苇扎成芦棒,可以把地下的脏渠引出来。我曾经用自己的文字赞美过芦苇,我写过诗,也写过散文。曾经以芦苇为寄托,写出了我对故乡的情感,人们可以感受到,体会到,一个崇明人对乡土的感情。一颗小小的芦苇,可以凝聚所有故乡的信息和情丝,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哪怕天涯海角,异国他乡,只要看到芦苇的身影,我就会想起家乡的土地,想起故乡的诗人,这是很神奇的事情。

  在乡土生长出来的还有乡音,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影响,崇明话中有苏、浙、沪,以及很多地区的语法,很多戏曲语言在舞台上模仿崇明话,但是我没有听到过一个演员,能够把崇明话说得真正的惟妙惟肖。说一两句可以,多说几句就露出了马脚。能够把崇明话说得字正腔圆的,只有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人。我在崇明插队落户时,乡音对我有了更加深刻的熏陶,我一直为之感慨甚至惊叹,尤其是那些乡亲的俚语,比如对那些不可能发生的稀罕事(音)一千年我也碰不到大海会打瞌睡,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描绘冬天的寒冷,崇明人说(),而那些歇后语,更是表现了崇明人的机智和幽默,一个驼背,叠在田埂上,两头都落空,豆子烧豆腐,两个人都是同样的,一路货,乡音与乡土,对故乡的情感,离不开乡音。这种感觉,和我在他乡异国看到芦花的感觉差不多,前一阵,社会上起过争论,是不是要保护方言,其实这是无需争论的。

  现在我们来说说话乡亲,乡亲就是故乡的亲人,他们未必是你的亲戚,只是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活,说着同样的乡音,吃着同样的粮食,面对着同样的山水和天空,心怀着同样的悲欢和忧愁,此刻在这里聚会的,大多数是我们的乡亲,我们在这里他乡贤文化,必须谈谈对乡亲的认识。如果没有对乡亲的感情,乡贤便是一句空话,或者说是假话。当年,我从上海市区到崇明县插队落户,我叫投亲靠友,回乡插队,我在崇明岛工作和生活的时间先后长达八年,故乡在我的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乡亲我写过一本记录家乡的散文,如果有人问过,到了弥留之际,你的脑海中,必须出现一张让你难以忘怀的面孔,他们会是谁?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回想起年轻时代,想起我插队落户时遇到的那些乡亲,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他们的脸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我失落迷茫的时候,他们注视着我,使我明白,即便在狭窄的道路上,你也可以走向辽阔,走向遥远。这些话是我的肺腑之言,今天我的耳盼又响起了他们的声音。

  我到崇明是45年前,背着简单的行囊,我到崇明以后,经历了人身中最黑暗,最孤独,最无望的时间,刚刚到崇明的时候我认为我是没有前途的,我看到周围的乡亲我觉得没有什么话不讲,但是我能感觉到乡亲对于我的感情,在干活的时候,让我干得少一点,在手工的时候,他们送一点吃的给我,当时我感觉你们救不了我,我想读书,你们不可能送我上大学,所以我觉得农民跟我格格不入,我很孤独。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这些看起来甚至有些愚昧的面孔,其实他们心里面隐藏着最智慧最善解人意的心。后来农民告诉我,我们在观察你,你很孤独,你很忧伤,但是你只要拿起一本书,或者拿起一张报纸,你的眼睛就会就会发光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农民知道,这个从上海来的知青他?他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在我插队的时候,没有人号召,所有的农民都把家里面保存的书给我,我插队的农村是很困难的,点的是油灯,吃的是杂粮,农民的生活很苦,但是在我插队的时间里面,很少有文盲,农民大多数都是识字的,后来我知道,是因为有一个乡贤,有一个有钱的乡贤,他们变卖了自己的土地,办了一所学校,这个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有一个理想要办一个学校,让周围的乡亲都能识字,都能上学,他确实做到了,在我插队的生产队里面,文盲很少,看上去再苦,再穷,但是他们认字,他们家里面有很多书,农民给了我很多书,《红楼梦》,《千家诗》《唐诗三百首》,很多收,甚至还有一个退休的小学学长送了一套乾隆的太子文选,但是在这些送书的人里面,最最使我难忘的是一个不认字的老太太,她80岁了,她不识字,生产队里面分粮草的时候,她是按手印的,她不会签名,我去过她家里,家穷四壁,有一天晚上,她来找我,要走20分钟,挪用着她的三寸金莲,给我送了一本书,我把她送走,她送给我的一本1936年的历书,我看着这本书,泪流满面,这个老太太,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会把没用的历书保存着这么就久,但是她一定是当成宝贝了给我。我的眼前出现的面孔就有这个老太太的脸,她现在早已经过去。

  那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坐在海地上,听风的声音,看长江的波浪,看日落,看芦苇在风中的情操,这个还是一种小诗人的阶级情调,很多农民不太理解,他们觉得很奇怪这种动作,他们认为只有两种人会这样做,一个是神经病,一个人在岸边坐了两个小时,他很有可能是神经病,还有一种可能是他想轻声,想自杀,他犹豫不决,有一个农民对我判断是第二种判断,他天天监视我,保护我,我写过一篇散文,《永远的守风人》。我开始看到这张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破坏我的情绪,我是欣赏大自然优美的景色,但是一个很丑陋的人在我旁边干扰我,我甚至有一点愤怒,我想躯干他,但是他告诉我,就是在附近感受灯塔的人,那个时候灯塔没有电脑控制,要人工来看守。有一天,也就是这个季节,突然要下雷阵雨了,生产队里面喊让我们回去收粮食,我当时没有粮食,就去了海边,我往下走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芦苇里面撺出来,紧紧的钳着我,他说你不能这样,他以为我要自杀,但是他一看我的表情,他知道误解了我,我跟他交往就这一次,他再也不跟我说话了,等我再一次去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去世了,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他。

  正是那些善良的智慧的乡亲,用他们的关心和爱,帮助了我,教育了我,驱逐了我的孤独让我懂得人间的美好的感情,是任何力量也无法消灭的。我离开插队的村庄的时候,村里面的男女老少都出来送我,这样的情景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想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哪怕身在天涯海角,但是我和故乡的亲人有一个无形的线,永远无法隔断,这种感情就是儿女对父母的感情,在崇明岛上,乡亲之间虽然每年血缘关系,但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得很近,拉得很紧密,我刚刚说给我送书的老太太,我称她是亲妈妈。我相信这样的称呼,将天长日久的延续下去,因为人间需要这种感情。对土地的感情,对乡亲的感情,对故乡的感情,深人间最真挚的感情,如果用一个词来描绘这个感情,我想用永恒这个词,人间这种美好的感情是永恒的,他不会因为时境迁而失色,在当代我们要弘扬乡贤的精神,其实就是要弘扬对家乡的爱。人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家乡,并且把这种爱落实为具体的行动,为家乡的成长和建设,为乡亲的幸福和安康,奉献自己的才智。使我深感安慰的时候,每一次回到家乡我都会听到一些好消息,家乡的年轻人,他们在各种领域,展现才华,奉献故乡,为家乡出力献策,这就是新时代的乡贤,我相信,这种新时代的乡贤,会越来越壮大,这种乡贤的精神,会千秋万代的延续下去,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